• 實證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的圣地
    發布時間:2022-07-18 來源:《求是》2022/14

    實證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的圣地

    良渚博物院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強調,“經過幾代學者接續努力,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等重大工程的研究成果,實證了我國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五千多年的文明史”。2019年7月,在第43屆世界遺產大會上,“良渚古城遺址”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表明良渚古城遺址所揭示的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獲得了國際廣泛認可。今天,良渚古城遺址以新的面貌呈現在世人面前,展現了中華文明的悠久歷史和人文底蘊,拓展了對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的認知。

    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的獨特見證

    習近平總書記始終高度重視良渚古城遺址保護和申遺工作。2003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在良渚調研時指出,“良渚遺址是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是不可多得的寶貴財富,我們必須把它保護好”。

    良渚文化分布于環太湖流域,距今5300—4300年,以發達的犁耕稻作農業,精美的玉器、陶器、漆器為代表的專門化的手工業,具有文字風格的刻畫符號,大型人工營建工程及金字塔型的社會結構為特征,是中華文明多元起源的重要實證,在中國和世界文明進程中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和價值。良渚古城遺址作為良渚文化的權力與信仰中心,以規模宏大的城址、功能復雜的外圍水利系統、分等級墓地(含祭壇)等一系列相關遺址,以及具有信仰與制度象征的系列玉器為主的出土文物,揭示了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環太湖流域曾經存在過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為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提供了獨特的見證。

    良渚古城遺址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重點研究的四大都邑性遺址之一,為提出文明定義和認定進入文明社會的中國方案提供了極其豐富和關鍵性的考古材料。什么是文明?很長一段時間,國際學術界一直以“文明三要素”——文字、冶金術和城市,作為進入文明社會的標準。然而,研究表明,在世界幾大原生文明中,中美洲瑪雅文明沒有冶金術,南美洲印加文明未使用文字,文明定義和認定進入文明社會的標準應該更加多元。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根據良渚、陶寺、石峁、二里頭等都邑性遺址的考古材料,兼顧其他古老文明的特點,提出了文明定義和認定進入文明社會的中國方案,即生產發展,人口增加,出現城市;社會分工和階層分化不斷加劇,出現階級;權力不斷強化,出現王權和國家。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提出文明定義和認定進入文明社會的中國方案,為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作出了原創性貢獻。

    圖為2021年7月拍攝的良渚古城遺址公園?!『贾萘间具z址管理區管理委員會供圖 盛淑彥/攝

    水鄉澤國中的稻作文明

    走進良渚博物院第一展廳,良渚文化時期石犁、炭化稻米展柜引人駐足。農業是文明產生與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良渚文化時期,一種安裝在木質犁架上的新型農具——石犁得到廣泛應用,取代了用于單點耕種的耒和耜,由間歇翻土變為連續式翻土,改變了稻田的土壤物理結構,有效提升了土地的肥力,堪稱史前農業發展史上一次重要技術革命。出現了連續成片的大面積稻田,稻田灌溉系統更為完善,大大提升了稻作農業規?;a水平。據測算,良渚文化時期水稻的畝均產量高達140余千克,稻米成為良渚先民的主要食物。良渚古城遠郊的茅山遺址發現了一處大型稻田遺址,布局規整,田埂清晰可見,具有十分完善的灌溉系統,總面積達80多畝。非常有意思的是,良渚古城內迄今都未發現稻作農業生產痕跡,卻發現了非常巨量的炭化稻米,僅池中寺遺址就分布有5000余平方米的稻米遺存,換算出的稻米多達40余萬斤。按良渚古城居民2萬人計,需要3000個村落、800平方公里范圍的糧食供應。古代王畿外圍,以五百里為一區劃,古人將王都附近稱為“畿”、“畿內”、“畿輔”、“京畿”等,也叫“甸”,和王城的關系是“五百里甸服:百里賦納總,二百里納铚,三百里納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尚書·禹貢》),用作形容良渚古城與遠郊茅山遺址這樣的村落所體現出的城鄉分野的情形頗為貼切。

    環太湖流域已發現的良渚文化時期遺址有600多處,遺址數量之多之密,表明當時人口大幅度增長集聚,形成了大量不同層級的聚落。展示手工業發展面貌的展柜集中展示了良渚文化時期的玉器、陶器、石器、漆器、竹木器、骨角牙器、紡織用具,證明良渚文化時期農業的發展不僅使手工業從農業中分離出來,更產生了以制陶業、玉石業、木作業為代表的各種專門手工業。在良渚古城內鐘家港遺址還發現了制作漆木器和玉石器的手工業作坊,表明城內居民有一部分是高端手工業生產者。勞動分工的復雜化,分化出腦力勞動階層與體力勞動階層,階層的分化進一步產生了階級,成為良渚文明形成的重要標志。

    出土于浙江余杭南湖的一個完整的陶罐,在獨立展柜中散發著久遠迷人的光彩,而其肩部的一組刻符更是引人遐想。良渚陶器上發現了大量刻畫符號,既有圖畫性質的表意性符號,也有線條簡單的指事性符號。良渚文化時期,復雜的社會分工,大規模的工程建設對信息交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促使了刻畫符號和原始文字的出現??脊艑W家認為,這件非常著名的黑陶圈足罐,上面有許多連續的符號,這些符號打破了刻畫符號孤立存在的局面,可視為良渚文化時期的原始文字,與中國文字的起源存在密切關聯。

    長江流域早期國家的城市文明

    五千多年前的良渚古城,內城面積就有近300萬平方米,有4個故宮那么大。通過第二展廳良渚古城的沙盤模型,可以直觀地看到古城的向心式三重結構布局,最中心的是莫角山宮殿區,是整個古城的核心區;宮殿區外面是內城和外城,與后世都城“宮城、皇城、郭城”的三重結構體系十分類似,是區分社會等級、凸顯權力中心的中國古代城市規劃理念的源頭,揭示出長江流域早期國家城市文明所創造的規劃特征,對中國古代禮制社會都城規劃建設具有深遠影響。

    良渚古城外圍建有大型多功能水利系統,水利系統位于古城西北,由谷口高壩、平原低壩、山前長堤與自然丘陵圍合而成。壩體充分利用自然山體,多選擇在谷口依山而建,減少了建筑土方量,節約了勞動力,縮短了施工周期,體現出良渚先民具有利用自然、改造自然、防范水患和控制水能的智慧和能力。天目山充沛的雨水在夏季極易形成山洪,良渚高壩、低壩一高一低的兩道防護體系,有效保護良渚古城及周邊稻田不受洪水直接沖擊。防洪的同時,能夠在山谷高地和平原低地內進行蓄水。大量水資源的存蓄,形成連接多個山谷的水運網絡,起到調節河道水位的作用,為古城的水運交通和日常用水提供保障。水利系統是良渚古城規劃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中國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乃至世界迄今發現最早的堤壩系統之一,良渚古城水利系統體現了中國早期水利工程的科學性,在工程的規模、設計與建造技術方面展現出世界同期罕見的科學水平,展現出五千多年前中華文明、乃至東亞地區史前稻作文明發展的極高成就,堪稱人類文明發展史上早期城市文明的杰出范例。

    建造規模宏大的良渚古城是個十分復雜的系統工程,據估算,營建良渚古城的宮殿、城墻和水壩所需土石方總量達1000余萬方,是一項超級史前工程,要有效地組織和調度如此龐大的社會勞動和物質資源,沒有國家形態的權力和能力很難實現。良渚古城的營建和使用,體現出良渚社會已經具有權力中心、政治中心。

    神王之國的用玉制度和社會規范

    良渚文明的一個重要特征是玉器文明。五千多年前的良渚先民,用他們獨特智慧創造出類型豐富、制作精美的玉器,令人嘆為觀止。這些玉器不僅僅是裝飾品,更是體現了王權和神權擁有者對稀有資源的控制和壟斷,形成了以琮、璧、鉞為代表的一整套玉器使用制度,用來明確尊卑、劃分等級、區別身份、顯示權力,反映出當時已經形成了一套不同階層人群的用玉制度和社會規范。

    良渚是神王之國,國王和貴族通過一整套標志身份和地位的玉禮器及禮儀制度,達到對神權的控制,擁有對王權、軍權和社會資源的絕對壟斷地位。以大量玉禮器隨葬的良渚大墓,集中體現了王者的至高無上,說明當時的國王已經超越了氏族首領的范疇了。

    用玉制度揭示了階層分化。不同社會身份的人物在喪葬時的玉器配制有著非常大的差異。在分等級墓地中,高等級墓地的墓葬中大多包含有玉琮、玉鉞,特別是反山墓地M12出土的玉器中,同時包含了刻有統一神徽的、在器型與紋樣方面最為經典的玉琮和玉鉞,且位于成排墓葬的中間,意味著反山墓地存在一個身份高于周邊墓葬的人物;而在良渚古城遺址最低等級的墓地卞家山的墓坑中,完全沒有成型玉器出現。

    良渚文化時期還出現了統一的神人獸面紋。半人半獸的復合型紋飾及其變異形態,遍布良渚文化分布區,貫穿良渚文化發展的始終,幾乎是絕大多數玉器圖案的母題。作為良渚文化的玉器最通行的主題紋飾,它標志著當時的社會有著高度一致的精神信仰,統一的精神信仰也加強了國家的統治。

    圖為瑤山祭壇遺址?!『贾萘间具z址管理區管理委員會供圖 盛淑彥/攝

    打造中華文明傳承發展高地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積極推進文物保護利用和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挖掘文物和文化遺產的多重價值,傳播更多承載中華文化、中國精神的價值符號和文化產品。良渚博物院致力于打造中華文明傳承發展高地,積極探索文脈傳承和文化創新發展新途徑。

    良渚博物院將展示良渚文化發展歷程和良渚文明重要價值貫穿始終,以“良渚是實證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的圣地”為主題,全面、立體、真實地展示良渚文化的豐富內涵和良渚古城遺址的價值,增強歷史自覺、滋養民族心靈、培育文化自信。

    圖為2018年9月6日,第四屆文化遺產世界大會期間國際專家學者參觀良渚博物院?!×间静┪镌汗﹫D

    在杭州,良渚博物院組織的學術活動熱度很高,“良渚與中華文明起源”學術研討會暨公眾分享會和“良渚講堂”,通過一線考古學家的深度分享,加大良渚文化闡釋解讀力度,提高了公眾對良渚文明重要地位的認識,進一步提升了良渚文化的知名度。

    良渚博物院積極打造“以科普活態化為引領、以跨界實踐為骨架”的良渚文化研究外延立體網,整合推進跨界研究、跨學科研究,加大研究成果的轉化利用。通過多樣化的形式全力打造線上線下一體化博物館公共文化服務體系,運用數字化手段提高文物藏品利用率和“活化”度,探索出一條從文物數字采集到文物數字展示再到文化傳播推廣的文物數字化建設路徑。

    2021年,由良渚博物院全方位參與的“云上澤國——良渚文明線上主題展”在全球中國文化中心和旅游辦事處的官網及社交媒體全面發布上線,受到了廣泛好評。

    良渚博物院積極探索良渚遺址區發展新格局,深化遺址公園與博物院聯動,開展文化主題體驗活動,打造專題旅游精品線路。利用良渚特色文化資源,著力構建文化產業矩陣,初步形成了良渚文化創意產業品牌化、系列化、時尚化的產品體系。加強良渚古城遺址、西湖、大運河等杭州三大世界遺產群落聯動融合發展,舉辦三大世界遺產主題文創集市,共同培育、研發、推廣“世界遺產游”系列產品。利用好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優勢,構建地域更加廣闊、內涵更為豐富的長三角良渚文化旅游圈,為促進共同富裕提供良好文化環境,以更深沉的文化自信凝聚起民族復興的精神偉力。

    責任編輯:莊秀鵑
    欧美日本三级不卡,男生宿舍互相脱裤子摸J,精品一卡2卡三卡4卡免费下载